去年以来,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化工园区整顿的浪潮,山东、江苏、浙江等地先后出台政策组合拳,规范园区发展。在石油化工大国向强国跨越的过程中,随着危化品企业搬迁改造进程的不断加快,合理规划调整产业布局就显得尤为重要。化工园区在承载产业结构调整、行业高质量发展、企业绿色转型等方面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建设一批国际一流化工园区的目标如何实现?新时期园区如何实现绿色化、高端化、差异化发展?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傅向升近日接受了中国化工信息周刊记者的采访。



搬不是唯一出路

借搬迁构建新竞争


CCN】:在许多石油化工企业按国家要求筹划搬迁改造的当下,国内多省市也加大了对园区整顿的力度,一些园区面临被关闭的风险。企业入园一票难求,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傅向升】当前国内很多园区的管理层级、大小、布局等方面参差不齐,甚至存在一些县级市就有几个园区的现象,因此根据石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来规范园区是十分必要的。国办去年发布的《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危化品企业搬迁入园做了要求。指导意见对于危化品企业分为三类:能通过改造达标的,可以就地改造升级;改造升级不能达标的必须入园;改造不能达标、搬迁也没有新竞争力的企业就地关闭。对于搬造改造,不能只理解为搬或关。希望各个省市地区能很好消化、准确理解指导意见的要求和精神来科学把握、很好执行。


CCN】: 企业搬迁改造是否有一些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

傅向升】企业在搬迁过程中,不能简单地搬,一定要借助搬迁做好下一步的规划,做好产业结构或产品结构调整,在搬迁过程中有所提升。使这样一个企业搬迁的过程成为升级和产业调整的过程,这样才能搬出新的竞争力。


  成功的案例有很多。比如,青岛化工厂位于青岛四方区,主营业务是氯碱,采用电石法工艺,到2016年底完成搬迁,公司借搬迁之机,生产工艺变为以乙烯为原料的氧氯化法,彻底消除了电石渣污染,搬出了新的竞争力。鲁西集团也是成功的案例之一,在搬迁中重新规划了中国化工新材料(聊城)产业园,公司也实现了坚持化肥,走出化肥,现在已成为化工新材料和有机化学品为主业的大型企业集团。


CCN】对于像燕山石化这样的老牌大型石化企业,在当前的搬造改造进程中应如何布局?

傅向升】像燕山石化、大庆石化、兰州石化、扬子石化、齐鲁石化老石化企业起步比较早,具备雄厚的产业基础和专业的人才队伍,创新能力强,还具有品牌优势和管理优势。在当前的形势下,其主要任务就是改造提升,应该依托现有优势,就地改造提升,突出新材料、专用化学品的主业。



开启超越之旅

离目标还差多远?

CCN】前不久召开的石化产业发展大会上提出,要全面开启中国化工园区的超越之旅,力争到“十三五”末期,建成5~8个以石化和化工为主导产业、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建成一批具有产业竞争优势的化工特色产业基地。目前已是“十三五”中期,国内园区建设离这一目标还有多大差距?



傅向升】这个目标是根据“十三五”规划确立的总目标。石化大国向石化强国跨越的过程中,园区是非常重要的载体,国内已经有一批园区具备承载建设国际一流石化基地的基础。一些是起步比较早的园区,还有一些属于《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中提到的七大石化产业基地。例如,上海化学工业区、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惠州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等,这些园区无论是从规模、产业基础、产业结构,还是从管理水平和思路来看,都具备启动建设世界一流石化基地的基础。另外,一些特色园区,如南京化工园区、泰兴经济开发区、扬州化工园区、沧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化工新材料、专用化学品等产业基础比较好,具备建设专业优势突出特色园区的潜质。


  从园区自身来看,石化园区在国内刚起步时,招商对于企业的产业结构、技术水平没有那么多要求。但从“十二五”末期起,越来越多的园区都开始注重往专业化、特色化、产品上下游协同、产业链协同发展。应该说实现上述目标是相对中长期的过程,并非易事。



CCN】您曾多次带队出访考察国外石化企业,世界大型石化园区与国内园区的差异在哪里?


傅向升】差异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在规划先行上。2015年11月,我带队出访了沙特和阿联酋,考察了位于沙特东部的朱拜勒工业城。这是一座以工业园为主发展的城市,这里的规划先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方案全部规划完之后再开始建设,工业区和城市区界限非常清楚,并且什么地方建设什么装置都是事先规划好的。工业区根据地域的风向布局在城市区的下方,即使石化企业发生事故,对城市和居民也不会太大影响。


  而国内有很多早期建设的石化园区,缺乏先期规划。往往是起初有一个企业,随后周边建设的企业聚集起来,慢慢形成园区。过去我们把经济发展的速度和数量作为主要追求目标时,招商引资不会先规划产业链再按照主业去吸引企业。


  二是在社区沟通上。发达国家有些园区石化企业生产区域跟城市居民区没有严格的距离界限。据我了解,巴斯夫在路德维希港的园区就在莱茵河畔。去年我们出访日本,到大金的研发中心访问,大金公司围墙外就是居民区。这些园区和企业与社区的互动十分频繁,这样一来,不存在周边居民对企业的误解。企业生产的是什么、产品用在哪里、万一有事故发生时会产生哪些伤害、如何远离危险、怎么疏散,这些都是居民沟通的内容。而国内的园区在这方面还有所欠缺。



建设世界一流园区

新时代实现新作为


CCN】对于刚刚提到的那些具备建设一流园区基础的化工园区未来发展方向,您有何建议?

傅向升】首先要统一规划,统一布局,一定要打破行政利益的划分,发挥好集聚效应,做好产业链的协同和集群化发展。这些具备基础的园区,看起来是东部和沿海沿江多一些。实际上,我们也不应小觑西部发展的潜力。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宁夏宁东、新疆准东四个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正在崛起,同沿海的七大石化产业基地、沿江的是化工新材料及功能化学品特色基地,即要差异化又要协同化,这样产品的经济性和竞争力才会更好。



CCN】您认为国内化工园区如何高质量发展?

傅向升】石化联合会明确提出了,未来园区高质量发展的两大抓手,一是绿色园区,一是智慧园区。


  化工园区很大一部分功能是使企业集聚起来,更加便于管理,更好发挥自身的功能。绿色发展是五大新发展理念之一,也是石化行业“十三五”规划中提到的两大发展战略之一。园区在绿色发展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只有产业集聚了产品集聚了,有了基地效应和产业的集聚效应之后,在园区里实现资源循环化利用才有基础。


  目前大部分园区,特别是管理比较规范的园区,对于绿色发展都十分重视。在工信部公布的绿色园区中,石化园区占有10家。智慧园区也有两家列入试点,实际上,我们统计和这两年走访的园区中,智慧化建设水平比较高的有20余家。


  除此之外,不少园区现在已经在有序退出关停规模小、技术水平不高、资源消耗型、“三废”排放重的企业。经济总量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园区在追求高质量方面的内生动力也在增强。一些园区发展空间、富余的工业用地不多了,企业搬迁入园“一票难求”。因此园区内的原有企业也应该根据园区现有规划有计划地退出,腾笼换鸟。

 

  “‘十九大’以来,高质量发展成为石化行业的共识,低水平重复建设的时代已经过去。习总书记提出的目标是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本世纪中叶建成现代化强国。建设石化强国的步伐要走在经济强国的前边。相信再经过10~15年,我国将进入全球石化产业的第一梯队。”傅向升对行业的未来满怀信心。


来源:中国化工信息周刊



下一篇

上一篇:

【专家说】浴火新生, 我国化工园区开启超越之旅 —访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 傅向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