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经济运行形势十分复杂,全行业对下半年经济运行的下行压力要有足够的思想认识,同时还要对我国经济发展充满信心,要围绕结构优化调整的目标,坚持高质量发展战略。结合上半年的情况,我对下半年行业经济运行工作再强调几点意见。


充分认识下半年经济运行形势的不确定性和做好下半年运行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上半年,全行业的经济运行下行压力很大,价格下滑严重,多方面不确定因素叠加的形势下,仍然取得了总体平稳的好成绩,确实来之不易。但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当前市场需求疲软、价格波动加剧、经济效益矛盾突出,不少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还未完全显现,下半年搞好经济运行工作的任务还十分艰巨,要从两方面做好下半年全行业的经济运行工作。


一是对下半年经济运行的下行压力要有足够的思想认识。75日,美联储发布了上半年度经济报告,报告讲“自5月初以来,有关经济活动的新消息总的来说变得有些悲观,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增加了”,“有迹象表明,新增杠杆贷款的信贷标准不够坚实,并且在过去6个月里进一步恶化”,“这样的事态发展可能会加大经济活动的下行风险”,“美中贸易战造成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抑制企业支出,并可能导致制造业生产放缓,拖累经济增长。”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主席说:“我们必须拥有这个(中国)市场,你不可能制造出另一个中国,至少短时间内造不出来。”今年一季度美国在全球大豆出口减少到31%,而巴西的市场份额增加到52%,创历史最高份额。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和美国经济带来的影响,都可能还未完全显现,对经济影响的时间和深度我们要有足够的认识和充分的准备。


79日,全球最大的化工集团公司巴斯夫发布的盈利预警声明称,全球贸易及经济大环境的变化,让巴斯夫从用于汽车到农作物的一系列化工产品市场都在放缓,他们预计公司全年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预期将下降30%,而且还预计这种情况在今年下半年恐怕无法改善。巴斯夫这一声明,给全球经济、特别是德国经济带来了恐慌性影响。外电评论说,“如果巴斯夫这样的优质企业都已经受到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是德国经济状况的威胁,其他中小企业又怎么可能安然度过当前的阵痛期?”德国联合投资基金经理柯恩感叹说,巴斯夫决不会是最后一家被迫下调收益预期的德国企业。目前德国三大经济指标全部爆冷,制造业PMI指数萎缩(今年6月仅为45,连续6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失业率上升(今年6月失业率达5%,失业总人数高达228.1万人)、国内零售市场下滑(今年5月实际零售额为-0.6%,连续3个月负增长),这一景象几乎重复了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美国。


面对当前极其严峻的宏观经济形势,我们对下半年经济运行的矛盾和困难必须要有足够的认识和充分的准备。特别是上半年全行业营业收入同比只增长2.2%,而实现利润同比则下降18.3%,这是历史上少有的阴冷天气。


二是还要对中国下半年的经济发展充满信心。我们既要对下半年宏观经济运行的困难有足够的认识,还要对中国经济下半年的发展充满信心。

第一,中国有着巨大的内需市场。中国有着13亿人口,国内需求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2018年中国GDP已经突破90万亿元,占世界经济的比重已超过15%2018年内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达108.6%,今年一季度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5%,中国经济的韧性主要来自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目前,中国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工业化的进程加速推进,国内投资需求和消费升级需求都给中国内需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增长空间。2019年将是中国5G技术商用的元年,有机构预测,仅5G一项技术的应用,到2025年将会带动经济的总产出就高达35.4万亿元,拉动30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目前中国化工市场占到全球化工市场份额的40%,有跨国公司预测,到2030年中国化工市场的份额将达到全球化工市场的50%以上。


第二,全球贸易多元化的趋势为中国外贸开拓了新的增长空间。在全球贸易下行的压力下,今年前5个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还增长4.1%,其中,出口增长6.1%,进口增长1.8%,确实来之不易。中国前5个月的外贸数据还充分显示了中国外贸结构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今年前5个月,中欧贸易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增长11.7%),东盟成为第二大贸易伙伴(增长9.4%),美国贸易下降为第三位(下降3.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增长很快,增速高达9%。中美贸易战是全球供应链又一次大调整的机会,我们愿意给日本朋友提供更多的市场机会。全球贸易多元化的大趋势和反对单边主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声讨声,不仅为世界经济,也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刚刚在日本结束的G20会议发布的《大阪宣言》,又一次强调了自由公平贸易和多边贸易体制,给全球经济增长再次注入了新的动力和新的信心。


第三,中国企业和行业的创新能力正在快速提升一大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创新能力正在大幅增强,一大批跨国公司也带来了一批先进技术正在中国市场精耕细作,一大批青年工人和学生正在焕发出极大的创新热情,中国经济包括石油和化学工业在内的基础性、战略性产业发展的后劲蓄势待发。


第四,中国政府决心进一步开放中国市场,最近又修订并颁发了新的《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开放市场,主动扩大进口,持续加大为实体经济“放管服”的改革力度,减税让利的措施也正在帮助企业度过难关。我们坚信,中国市场一定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中国经济也一定会在改革开放中走出一条“支持别人、发展自己”“互利共赢”的新路子。


所以,中国经济稳定的基础和增长的态势还会持续。2019年中国政府确定的经济增长6%~6.5%的目标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中国多家权威机构预测分析,2019年中国经济将会保持在6.3%左右的增速。


我们还要充分认识到,完成今年中央确定GDP增长6%~6.5%的目标,不仅对稳定世界经济的信心至关重要,而且对中国完成“十三五”规划的目标也极其重要。我们要充分认识搞好下半年经济运行工作,全面完成今年经济运行指标的极端重要性。因此,下半年的经济运行工作,无论矛盾再多,困难再大,“不确定”再复杂,我们都要千方百计克服一切困难,扎扎实实搞好。


产业结构性矛盾仍然是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突出矛盾


在当今充满不确定的世界里,我们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谁能先于别人发现自己的主要矛盾,并先人一步解决好自己的主要矛盾,谁就能最先听到“历史的马蹄声”。


在当前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中,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发展的突出矛盾是产业结构性矛盾,产业结构的中低端水平、产业结构同质化的矛盾十分突出。行业巨大的贸易逆差,就是产业结构性矛盾的一个现实反映。2018年,全行业贸易总额7432.7亿美元,但贸易逆差就高达2833亿美元,同比增长42.5%,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就是化工新材料和专用化学品的进口。高额贸易逆差至少说明两大问题:一是市场需求是实实在在的,也是强劲的;二是供给能力是不足的,是有短板的。


产业结构是行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什么是行业核心竞争力?我们认为,行业核心竞争力是一个行业的差异化竞争能力。在追求市场价值实现的过程中向市场提供优于竞争对手,并且不易被对手所模仿的,同时为顾客所看重的实用价值的能力。行业核心竞争力至少有三个组成特征:一是提供了进入多元化市场的潜能;二是对最终产品中顾客价值作出的关键贡献;三是竞争对手难以模仿的能力。


最近我刚刚到日本参加了2019年中日化学产业会议,考察了沙比克公司。这次会议和考察给我印象最深、启发最大的就是日本化学工业的产业结构和沙比克公司的产品结构。


2018年日本化工产业的销售收入42.127万亿日元,居世界第三位,占日本工业的比重达到13.9%。多年来,日本始终把化学工业的产业结构放在新增长的业务领域上,大力发展5G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技术,生命科学与个性化医疗技术,3D打印、等离子体材料与高端聚合物材料技术,高端电子化学品与精细化工技术以及节能环保与可降解高分子材料技术的需求上。他们把企业经营的重点放在提高创新水平、提高资本效率和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上。他们发展的理念是化学要为人类创造舒适生活而作出贡献,要让日本人每天都能感受到化学工业为他们舒适生活带来的变化。他们将化学工业的创新集中在世界共同关注的六大领域:即有效利用资源与能源、确保清洁的水资源、为维持健康与治疗疾病作贡献、应对气候变化(CO2减排)、应对粮食与农业问题、应对智慧社会等。所以日本化学工业的产业结构始终是高端的、绿色的、差异化的,每个企业的产品结构都是有特色、有竞争力的,而不是雷同的。


三菱化学首席创新官(CTO)告诉我们,他们公司研发创新课题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自上而下的方式,通过预测未来几十年的前景来选择和确定研发课题;二是自下而上的方式,主要通过市场调查、市场对话来选择和确定研发课题;三是以企业技术研发平台为根基,选择自己有基础,未来有成长性的研发课题。三菱化学共有6个研究所,这6个研究所研究的内容几乎覆盖了所有化学领域的材料、设计、合成、解析等技术,开展了广泛的业务研发活动,创造了满足从现在到未来各种需求的先进技术和功能材料。比如我们参观的大阪研究所,是三菱化学最小的一个研究所,但研发的成果都是高水准的。这个研究所向我们展示了“生物降解性水溶性树脂”,“G-Polyme”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新一代聚乙烯醇类树脂,具有“低结晶性和氢结合力”的性质,弥补了传统PVA所不具备的功能,具有优异的透明性和耐溶剂性,同时兼具气体阻隔性、成型加工性、生物降解性。因而作为一种环境友好型水溶性树脂,被广泛应用在各种领域。


三菱公司还有一种全世界都极为关注的“人工光合成与碳源多样化”研发课题,即利用太阳能(光催化剂)从水中生成氢气,与二氧化碳一起作为基础化工产品的原料,以2020年左右达到光催化剂的转化率为10%2030年左右商业化成套投产为目标。目前光催化剂的转化率已达到4.8%


产业结构优势的基础在于技术创新能力。日本化学工业的产业竞争力完全来自于他们的技术创新能力。在日本,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技术创新的能力都十分突出。日本碳纤维技术是世界领先的,我们在日本亲眼看到,碳纤维前端加工技术是十分高端的,可以生产T300\T800\T1000\T1200等产品,碳纤维后端纺丝技术同样是十分复杂的,我们参观一个碳纤维后端加工企业MATEX(玛泰克斯)。这个企业规模不大,但有一批世界领先的加工技术专利,仅在碳纤维后加工领域就拥有国内专利32个,海外专利29个,加工技术工艺质量都十分先进。他们在碳纤维捻丝、开纤丝、碳纤维包覆捻丝制造、高强度碳纤维树脂制造、开纤碳素纤维极细丝制造方面都有极高的技术水平。


除了与日本整个产业结构的差距外,我们同跨国公司的产品结构差距也很大。这次我们到沙特沙比克公司考察了朱拜勒工业园区的一个卡严生产基地。这个生产基地占地面积2.25平方千米,2011年正式生产运营。该基地同8个专利商合作,利用了13个专利技术,主要装置有:世界最大的丁烷裂解装置、世界最大的乙二醇生产装置、世界最大的乙醇胺装置、世界最大的丁醇装置、中东第一家PC装置以及中东第一家丁醛树脂装置。由于基地产品结构特殊,企业效益非常好。据介绍,2016年企业利润135万元,2017年利润668万元,2018年利润1702万元,每年的效益都成倍增长。另外,沙比克公司还拥有世界先进的原油直接生产化学品技术,目前他们正在延布化工基地建设一套年产1600万吨原油直接生产化学品的装置。


通过参观考察,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产业结构既是现实发展的基础,更是未来成长优势的体现。产业结构不仅关乎当前,更关系长远。产业结构水平的领先,必须依靠技术创新能力来支撑。尽管产业结构调整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但目标必须明确,措施必须到位,启动必须加快,因为没有量变的积累,就不可能有质的飞跃。


加快行业结构优化调整的五项主要任务


在当前宏观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在全行业由大国向强国跨越的伟大进程中,我们行业结构优化调整不仅任务十分繁重,而且时间也十分紧迫。我们绝不能因为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而放慢结构优化调整的步伐。无论宏观经济再怎么严峻,我们都要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头,仅仅围绕行业结构优化调整的目标,扎扎实实,顽强推进。


一是加快短板产品的补长。在我们行业多次结构分析中,特别是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后,我们对加快短板技术、短板产品补长的紧迫感进一步增强。化工新材料、高端精细化学品是我们产业结构中两大突出的短板。以化工新材料为例,目前高端聚烯烃产量只有530万吨,消费量1138万吨,自给率仅有47%;工程塑料产量316万吨,消费量509万吨,自给率62%;聚氨酯产量760万吨,消费量860万吨,自给率88%;高性能橡胶产量250万吨,消费量370万吨,自给率68%;高性能纤维产量12万吨,消费量16万吨,自给率75%;功能性膜材料产量40万吨,消费量60万吨,自给率67%。特别是具有高技术含量的化工新材料,如茂金属聚丙烯、聚醚醚腈、发动机进气歧管用特种改性尼龙、可溶性聚四氟乙烯、聚酰胺型热塑性弹性体、PVF太阳能背板膜等部分产品仍未实现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尤其是在电子化学品领域,光刻胶、硅晶体、高纯磷烷特气、CMP抛光型材料等电子信息领域所需的关键材料完全依赖进口。解决“卡脖子”的技术短板,保护国民经济安全的“命门”,尽快补长产业结构的短板,是我们行业在优化调整结构中的首要任务。


二是加快优势产品的增强。自“十三五”以来,我们全行业在加快创新发展中培养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市场竞争优势的技术,形成了一批独具特色的优势产品,比如在能源领域,我们在特低渗透油田勘探开发技术、老油田稳产增产技术、海洋油气勘探开发技术,特别是在页岩气、可燃冰勘探开发上,形成一批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技术;在新材料领域,我们在MDI系列核心技术、异戊橡胶合成技术、离子膜技术等方面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技术;特别是在现代煤化工领域,我们在先进煤气化技术、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煤制烯烃、煤制芳烃、煤制乙二醇、煤制乙醇等方面都取得了一批领先世界的核心技术。在众多的优势技术和优质产品的分析中,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少技术的产业规模还不够大,不少产业的链条还不够长,不少产业技术还不配套,不少产业技术的效益还有待提高。对现有的优势技术和优势产品,我们不仅要十分珍视,更要下工夫进一步提高,要在技术优势、产业链优势、产业配套优势和产品产业效益优势上进一步增强,要把优势技术和产品的增长点进一步扩大,进一步拉长,把优势技术和优势产品的竞争力、带动力充分发挥出来。


三是加快领头羊企业的培育。目前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规模以上企业有近3万家,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有多少家?最近麦肯锡公司的专家问我:“中国在向世界石油化工强国迈进中,能否培养出中国自己的杜邦、巴斯夫?如果能,究竟会是花落谁家?”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虽然用外交辞令回答了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一直成为我的一个心结。


最近国际知名的咨询机构科瑞唯安评出的2018~2019年度全球创新百强企业,其中有15家化工企业,没有一家中国企业。


2018年在世界500强企业名单中,中国企业榜上有名的共有60家,其中入围的石油和化工企业共有16家,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分别排名为第三名和第四名,他们的营业收入和实现利润分别是3269.5亿美元、3260.1亿美元和15.4亿美元、-6.9亿美元。500强最后一家企业的营业收入为235.6亿美元,这16家企业应该都是行业的佼佼者,但他们能够代表或者能够成为中国的杜邦和巴斯夫吗?


在美国,有杜邦和陶氏可以代表美国石油化学工业,在德国,有巴斯夫和赢创可以代表德国石化业,在日本,有三菱、三井可以代表日本石化业,在目前和未来,谁能代表中国的石油和化学工业?在中国,谁能站出来说我能代表中国?目前可能还没有一家公司有这样的资本和水平,但一个强大的中国必须要有世界一流的公司,建设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石油化工公司,这就是我们全行业的共同使命。


在加快领头羊企业的培育中,我们还要通过市场的力量加快淘汰一些落后产能和落后企业,加快优势企业对劣势企业的兼并重组,没有这种壮士断腕的勇气,全行业小乱差的混乱、落后局面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加以改变的。


四是加快绿色化工技术的创新。当前我们行业绿色发展面临着严重的挑战,首先是安全生产的挑战。2018年以来,我们行业重特大安全事故不断,四川宜宾“7·12”事故,张家口“11·28”事故,盐城“3·21”事故,最近“7·19”河南义马气化厂又发生了重大爆炸事故,造成15人死亡,16人重伤。连续发生的重大化工事故,不仅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而且也给全行业发展带来极大负面影响,这种状况必须要采取有效措施,迅速加以扭转。


其次是“三废”排放面临巨大挑战。据不完全统计,我们行业每年危险废物产生量约1500万吨左右,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与石化相关的共有28大类,占56%,废物代码226个占45%,磷石膏每年产生量8000万吨,是长江生态修复“三磷”治理的重点,堆存量已超过3亿吨,安全环境隐患突出.全行业VOCs排放量约500万吨,占工业VOCs排放量的40%,石化行业面临的环境压力越来越大。


再次是能源资源消耗面临巨大挑战。我们石化行业是能源资源消耗的大户,能源资源消耗面临着巨大的挑战。2018年全行业能源消费总量高达5.87亿吨标煤,位居工业部门第二位。原油和天然气资源大量依赖进口,2018年原油进口4.62亿吨,同比增,10.1%,连续第二年成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对外依存度高达70.8%,天然气进口量1257亿立方,同比增,31.9%,对外依存度为43.2%。合成氨、甲醇、乙烯等重点产品平均能效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普遍存在10%~20%的差距,落后企业能效水平与能效领跑者水平的差距超过50%,个别产品甚至超过100%。能源消费总量居高不下,能源资源约束进一步增强,是行业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严峻挑战。


挑战就是机遇,化学工业有着从分子结构上改变物质性质的本领,绿色化学,循环经济正是我们大有作为的新领域,可以成为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新的增长点。节能技术、水处理技术、环保技术、循环经济技术,绿色化学技术等等都面临着一系列创新的课题,也面临着一系列全新的机遇。


五是加快经济效率水平的提升。最近我把我们全行业与国际主要石油化工企业经济效益的指标进行了一下比较,可以看出,我们的效益指标同国际先进水平有着很大的差距。差距就是潜力,差距的背后,反映着我们的经营理念、管理方式和技术管理水平的潜力。我们必须要在对标中找差距,在对标中挖潜力,在对标中促提升。

 

 


下一篇

上一篇:

李寿生会长:充分认识经济形势扎实做好下半年工作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